浅墨

未成年

还可以吧

ACxLion

一、

    火神亲眼看见他们被杀死,倒在一片血泊中,倾盆大雨冲刷着一地的血迹,蔓延至他的脚边,染红了他白色的球鞋,又流向掉落在地上的便利袋。那个戴着帽子的男生也看到了站在一旁的他,勾着唇朝他走过来。踏着一地的雨水和血,他黑色的皮鞋依旧锃亮,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指飞快地旋转着刀,最后停留在火神的左脸颊,刀上还存留着血迹,散着恶心的味道。刀贴在火神脸上,刀背上的血顺着脸颊滴在火神捏着衣角的手上,黏糊糊的。

   

    男生刻意压低的帽檐被他用手往上抬了抬,露出一双金色的勾人眼眸,长长的眼线流转千回停在眼角。

   

    “留你一命。”

   

    男生声音稚嫩,笑起来明眸皓齿。

   

二、

    “六位先生都不在,劳烦冰室先生白跑一趟了。”

   

    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朝冰室微微弯下腰,略带歉意地把冰室阻挡在楼梯前。

   

    冰室也不生气,尽管这已经是他们第五次拒绝见他了,往后退了一步,不失身份地问着同前四次一样的问题,“他们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

    “这我们就不知道了,先生们向来都是来去自如的。”

   

    冰室放弃上楼,往楼下走去,“那我在这里等他们回来。”

   

    那管事的也没有阻止,“需要不要给冰室先生安排几个乐子?”

   

    “不用了。给我一个安静的座位就行。”

   

    管事的带冰室来到一楼的一个小角落,虽然周围依旧闹腾,但比起正中央的确是安静了许多。冰室拿出手机给外面等着的火神发了条简讯,说是他要在里面等一会,让他好好坐在车上不要乱走。

   

    火神回复说好。

   

    火神是A市有名的富商的儿子,但前不久家里意外起了一场大火,父母双双去世,剩下的巨大财产被所谓的亲人划分完毕之后,才终于找到被父母亲藏起来的遗嘱。那些豺狼虎豹又怎会允许遗嘱公开,一个个费尽了心思把火神赶尽杀绝。冰室是在家门口捡到火神的,当时他被大雨淋得全身湿透,嘴唇发紫,冰室和他父亲本身又有生意往来,火神小的时候他就经常照顾他,这会儿自然收留了他。

   

    住到冰室家后,那些杀手也没有那么猖狂,可偶尔火神一个人出门还是会被追得满大街跑,尽管后来冰室派了许多保镖跟在他身后,但总有那么一两个不怕死的杀手,为了丰厚的报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冰室想来想去没有什么办法,才会来到这里找他们——“奇迹的世代”。

   

    传闻奇迹的世代一开始只有六个杀手,后来才慢慢壮大,变成不仅杀人也保护人的组织。不过费用极高,还有杂七杂八的规矩。出了名的就是不接未满十八岁。其余的不管男人女人好人坏人,只要有钱他们都会酌情考虑。

   

    多少钱对冰室而言都不成问题,最主要的是火神现在只有十五岁。他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就被盯场的人盯住汇报上去了,自然不会见他。本来冰室也打算放弃,可四天前火神的右手臂被枪射中了,他才打定了主意要和他们耗到底。

   

    黑子面目表情地站在二楼走廊上看着坐在角落独自喝着酒的冰室,旁边站着的男人低着脑袋等待他说话。

   

    “叫几个人过去,我们不能破了规矩。”

   

    “知道了,黑子先生。”

   

    男人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,黑子走后,男人打了个电话让楼下的人准备行动。

   

    “Miracle”不仅仅是奇迹的世代的基地,更是全市最大的男同性恋娱乐中心,说白了就是gay吧。但这一开始只是个幌子,后来被发现了据点,又碍于他们的身份,政府也没有明着和他们对着干,毕竟有些时候政府也会出钱拜托他们做些不可告人的事情。

   

    冰室还在喝着酒,不远处就有个身材妖娆的男人向他走来,皱着眉头放下酒。他向来不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,搔首弄姿,巴不得让别人操到死。

   

    “滚。”冰室轻声说着,他本来就是一个温柔的男人。

   

    那男人却没有惊讶,径直走到冰室身后,双手绕到前方胸膛处,隔着衬衣一寸寸抚摸着他结实的肌肉。男人的鼻息打在冰室耳后,冰室甚至能感受到他已经开始骚动的下体在蹭着自己的背。

   

    冰室爱酒,不喜欢糟蹋酒,所以等到杯子的酒喝完了,才敲碎了朝着男人的手刺下去。

   

    血液瞬间喷发,冰室的衬衫被染出一朵血玫瑰。

   

    “呵。有趣。”站在楼上看着这一幕的青峰眯起眼睛,话语里透出一股兴趣,“让他上来吧。”

   

    “可赤司先生吩咐过…”

   

    “怎么,他说得算,我说得就不算?”如夜般恐怖的压迫感逼得管事不自觉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

    “不是的,青峰先生。”

   

    青峰垂着眼看着他,过了一会儿又移开视线转身回房。

   

    “让你话多,青峰先生差点杀了你。”青峰走后,一旁的管事走上前骂道,“还不快去带客人上来。”


三、

    这是火神第一次进来这里,每一次冰室都是让他在车上等他回来,前几次都是过了一会儿就回来,这一次却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过来。尽管冰室发了简讯说不会那么快,但他总担心会有什么事发生。

   

    最重要的是,他尿急。

   

    守门的侍者拦住不让他进去,说他还没有满十八岁,火神解释说自己进去找人,一会儿就出来,侍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之余,火神正好钻了个空子跑了进来。

   

    要说起来逃命,这几个月他可是比谁都更熟悉。

   

    店很大,而且基本上都是男人。火神瞪大了眼睛寻找熟悉的人影,走进视线却都是不堪入目的场景。

   

    昏暗的空间,暧昧的灯光,各色男人抱在一起接吻,更有甚者直接坐在腿上上下挪动身子,火神看得懂接吻却看不懂后者,但从他们的神情上都可以猜出来他们是在做什么事情,急忙撇开眼,转移视线。

   

    找了一圈没有看到人不说,还时不时被人拦住去路,火神就着手就往下咬,疼得人家直叫娘。人没找到,厕所总要上,火神又直愣愣地冲进厕所,发现厕所的场景更是迷人,他又仿佛回到了那天傍晚,那把贴在脸上的刀散发出来的恶心的血腥味,差点没吐出来。

   

    厕所也没来得及上,直接冲出厕所,蹲在角落里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

    “啊嘞嘞…怎么会有小家伙在这里?”头顶传来一句慵懒的男声。

   

    火神抬头,比他高出许多的紫发男人正俯视着他,异常休闲的背带裤上却沾了一点点红红的液体,像是血迹。

   

    紫原看火神直盯着自己衣服看,晃了晃手上的美味棒,“嘛…番茄酱哦。”

   

    火神皱着的眉才松了开。

   

    “你在这里干嘛?那么小个子…”紫原比划了一下火神的头顶,才到他的胸膛。

   

    “等人…”

   

    紫原朝四周望了望,“你在骗我吗?我会捏爆你的哦。”

   

    火神摇摇头,问,“厕所在哪里…请问?”

   

    紫原听到那句请问时,五官都拧到了一块,很久没有人这样对他说话了,指了指不远处的标牌,“那儿。”

   

    火神接着摇头。

   

    紫原看他的表情想了一会儿,明白了什么似得,哦了一句,“那我带你去楼上吧。”

   

    楼梯口在比较隐秘的地方,平时大家来都只是找乐子,那些真正给活儿的人才会走到后面的房间找到管事,再由管事传话,不重要的直接由管事结账走人,重要的才能上楼,但这不意味着可以见到奇迹的世代。

   

    他们分层管理特别严格,除非特别重要的活儿,六个人才会出面和当事人商量。

   

    管事看到紫原进来,鞠了一躬,“紫原先生。”抬头又看到身后跟着的火神。

   

    “先生,你这是…”

   

    “我的客人。”

   

    管事张张嘴想提醒紫原什么,又想起刚刚青峰那事,还是赔着笑让火神进去。

   

    二楼和一楼差不多大小,但都是房间,紫原在一间标了他名字的房间停下来,指了指走廊最尽头,“那里就是厕所,等你上完了,直接下去吧,他们不会为难你的。”

   

    火神说了声谢谢,朝厕所跑去。

   

    搭在门把上的手轻轻转动着门把,紫原忽然想起来,自己还不晓得那个男生的名字。但又想了想,没有这个必要。

   

    火神按照紫原的指示,找到厕所后才松了一口气,至少厕所门口没有沾满乳白色的男人的体液。

   

    踏进去看了看,才完全把悬着的心放下,里面没有任何人。可能是反差太大,火神都觉得自己能安全地上个厕所都幸运地紧。

   

    上完厕所还在洗手,就被身后隔间的门板关上的声音吓了一跳。火神下意识回头,刚好看到那双眸子。

   

    金发男人靠在墙上,略长的头发被汗水淋湿,被他用左手抓着停放在头顶上,眉头紧皱着,眼睛却说不出来的漂亮,明明看起来很痛苦,嘴巴却微微张开,向上昂而露出来的喉结不停地上下滑动着,看到火神的时候,男人的舌头还伸出来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嘴唇。

   

    男人的右手抓着另一个男人的头,那人男人跪在地上,头埋在他的双腿中间,吞吐着男人的性器,惹得男人不时发出一些细碎的声音。

   

    火神看呆了。

   

    身后的水龙头还在不停流着水,火神却没有转过身子把它关上。

   

    他太清楚那双眼睛了,特别是一直画到眼角的眼线,勾起了他的一些回忆,倾盆的大雨,和恶心的血腥味。

   

   

四、

    黄濑其实一开始就看到火神进来了,只是隔板挡住了两人的身子,所以火神并没有发现而已。他也不是故意吓火神的,只是莫名地想知道未成年看到这幅场景会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

    惊讶?还是欲望?

   

    都不是,是说不出来的平静。

   

    因为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,黄濑有些烦躁地抓抓头发,右手抓着那人的脑袋使劲往里面进去了几分,身下那人配合地发出呜咽的声音,他却没有了想要做下去的兴趣,扯出那人的脑袋,“滚。”

   

    那人瞬间红了眼,扑上来抱住他的腿,嘴还朝那里凑过去,不停地说着,“黄濑先生…”

   

    黄濑无奈地抬头,却看到了火神眼中的厌恶和恶心,心情不由得更糟糕了,抬脚踢向那人的腹部,“别让我说第二遍。”

   

    男人低着头弯腰鞠了一躬就捂着脸跑出厕所了。

   

    黄濑自顾自地坐在地上完成剩下的环节,他出了三天任务,三天都没有碰男人,满身都是恶心的味道,心里憋得慌,好不容易结束了,匆匆赶回来,却被一个未成年打断了,影响了心情,糟糕透了。

   

    可该死地不管怎样,都没有感觉。

   

    黄濑停下动作,火神却还没有离开,盯着他看。

   

    红色的眸子里映着自己狼狈的模样。

   

    黄濑连自慰的心情都没有了,站起身穿好裤子,朝火神走去。

   

    对方还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

    黄濑从他身旁走过去洗手,从镜子里看到火神露出来的光洁的脖颈,起了玩心朝火神伸出手,还没碰到,那人就好像感应到了似得,一个劲地往外面跑。

   

    黄濑挑眉,关了水龙头。

   

    火神闭着眼睛一股脑朝外面跑,刚好撞上了从一个房间走出来的冰室。

   

    冰室有些诧异地看着他,还没关上门的房间里,吵闹声戛然而止,纷纷投过来四道目光。

   

    “这个男孩吗?”蓝色头发的男人把视线投向冰室,“请允许我拒绝,我想赤司君也不会允许我们接受的,他足够大,有能力保护自己。”

   

    “阿哲啊…”青峰把脚从桌子上放下来,“这里不只是赤司一个人说了算。”

   

    “我收回刚刚说的话,如果是他的话,我是同意峰仔的。”紫原的话引来了他人的目光。

   

    绿间收回目光重新对着那些数据,“不管怎样,我们的规矩都不可能轻易地改变。”

   

    “原来你们一直说的人是他啊。”黄濑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,戏谑地看着一看见他就退了几步的火神,“我同意哦。”

   

    “黄濑君…”黑子惊讶地开口,看到黄濑的表情后又平静了语气,“不管怎样,等赤司君回来吧。”

   

    “如果你们不同意那我就自己接下来咯。”黄濑却没有给这个面子,朝火神笑了笑,转身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

    冰室拧着眉,他们内部需要商量这件事,所以他打算让火神上来让他们看看需要保护的不是什么弱小的人,除了对付那些时不时出没的杀手,他们根本不需要做什么。可打了很多个电话火神都没接,他才提出自己出去找,可这会儿,他又改变了主意,把火神留在这里不见得是件好事。

   

    不管怎样,他还是准备先带火神回去,剩下的事以后再说。

   

    车行驶在马路上,因为下着大雨,道路都变得不那么畅通,雨刷器不停摆动着,冰室一想起黄濑的笑,就觉得更烦。

   

    “辰也。”火神突然开口。

   

    冰室转头看火神,他正看着外面撑着伞行走的路人。

   

    “什么事?”

   

    “辰也知道那场大火是怎样的意外吗?”


——不晓得会不会有下文的TBC——


评论

热度(26)

  1. 浅墨ACxLion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还可以吧 ACxLion